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内容

“阿财”的艺术人生

时间:2017/10/9 来源:漳浦广电专题栏目组  [点击:]


主持人: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传真干线,我是晓梅。作为漳浦人,记忆里总会有关于芗剧的片段。娱乐生活较贫乏的那些年代,每一场戏戏棚下,老人们都早早搬来凳子占据视野良好的有利位置守候芗剧开演,孩子们则跟着翘首企盼。那些夹杂着香甜回忆的芗剧演出是属于我们漳浦人的独有乡愁。如今,生活方式变了,芗剧也有了全新的演绎,今天,我们的节目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个人,他是芗剧第三批市级传承人。在漳浦,他可谓是家喻户晓。

眼前这位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张晓荣。见到庐山真面目,大家是不是觉得很面熟,没错,他就是“阿财”,2002年凭借在短片《赌祸》里饰演主人公阿财,张晓荣的阿财形象深入漳浦老百姓心里,所以在漳浦,他长年被阿财,财哥地叫着。

其实,“财哥”张晓荣是一名芗剧演员。1975年,年仅16岁的他就加入了漳浦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张晓荣:当时因为我在漳浦一中的时候就参加一中的文宣队一些活动,因为文宣队有一些汇演,什么时候可能是被文宣队一些领导看中,说这个小孩有那个天赋。然后就把我招进来了。

刚进入芗剧团的前三年,张晓荣主要在现代戏里饰演反派角色和群众演员。1978年,漳浦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改名为漳浦县芗剧团。从没唱过芗剧的他也开始接触并学习芗剧。

张晓荣:对我们这种新演员来讲,对古装戏是非常地陌生,基本上也不懂得古装戏怎么表演的,觉得很好奇。怎么带个胡子,水袖那么长,这类的,还有穿那些戏服也不一样,然后通过老演员在演出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在旁边学习,看,听,多给他们看一看,多听一些,学一些,然后再练,靠自己来练。

因为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戏剧表演,起步较晚的张晓荣只能靠自己多听,多看,多学,多练,慢慢摸索。每次剧目排练和演出时,没有机会上台的张晓荣就在台下留心观察舞台上演员们的表演,认真研究他们的走位,学习他们的唱腔以及情绪掌控。闲暇时间,就自己认真练。

张晓荣:当时我们就没有什么角色可演,都是坐在旁边看,看就是凭自己的兴趣说,这个角色我感觉如果我来演,也会演,然后就对这个角色认真地看,看了完以后,晚上看戏,白天就学着他哼几句。表演一下。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有一次剧团排演剧目《梁祝》,饰演祝公远的演员因父亲病危急忙请假回家。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一时半会没有人员可以替换上场,导演很是着急,张晓荣就毛遂自荐,说他能演好。

张晓荣:当时我虽是一个孩子,但胆子也比较大,因为有老艺人在讲说如果当演员胆子要大,然后我就去自己请缨,跟领导跟导演说,你不要着急,这个角色我来吧,我来顶。他就怀疑啊,他说你能行吗?没排练,也没看你演出过,也没有排练你能行吗?那当时小孩子,我当时对我自己信心也比较有,自信,我肯定行的,因为每个台词,每个脚步,每个鼓点,我都看得很熟悉,那时我就告诉团长跟那个导演说,你放心,我来,晚上我来。然后我就带妆,化妆,带妆上去演了。

于是,张晓荣顺利完成了演出,并且赢得了大家的认可,有的戏迷甚至以为他是哪个老艺人回来演出。就这样,凭借着自己平时的勤学苦练,张晓荣因为祝公远一角的成功演唱,走进了戏曲行列,成了剧团芗剧表演的主角。而年纪轻轻的他也是什么角色什么行当都愿意去学去演。

张晓荣:就不管哪一个行当,我们都要学一点,来充分自己的艺术素质,艺术营养。在这个戏曲行当当中,因为我的戏路是比较阔一点的,就是说我也演过了老生,也演过花脸,也演过丑行。

各种行当都演过之后,张晓荣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规划。他觉得作为一个演员,虽然有学习,有模仿,但是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表演风格,这样饰演的角色才能成功。所以他在不断地尝试中努力寻找适合自己的路。

张晓荣:演过很多的戏以后,我就觉得说,有一次我就书上看,电视里面看,还有跟剧团的其他人在交流,看到当时有一个《十五贯》,节目叫《十五贯》,里面有一个角色娄阿鼠,这是一个丑行,我说对丑行的表演,像我这样的条件,如果来从事这个行业也许会很成功,然后就是从昆剧,还有各个兄弟县的一些同行们交流了类似的这个行当的一些事情,然后我就注重去挑了一个丑行作为比较重要的行当来演出。

于是,张晓荣潜心钻研丑角的表演,尤其是芗剧的丑行应该要怎么去表现,要怎样去演绎。

张晓荣:如果你选择了丑的行当,那么你就要去研究丑一些技巧的东西,比如说在道白方面,你要层次化,有高,有低,有快有慢,在唱腔方面,你要唱出幽默感,唱出内在来,在脸部的表情你要有笑有严肃,有怎么样,但是就是说一般我在道白方面是有去研究就是说在丑行的戏曲表演当中,就从生活化跟戏曲化结合起来。要刻画人物性格在戏曲当中是比较重要的,因为人物的一些表情都是在脸部上,眼睛,语言跟面部的一些变化,所以我就觉得就从这条路去研究。

虽然热爱自己的演员职业,但是张晓荣也曾经动过离开的心思。

张晓荣:因为也拿不到什么工资,工资也低,工作也很累,下乡那时条件很艰苦,看着人家都是这样走了,走出去发展得很好,有心动啊。

张晓荣就跟父亲提出自己想要离开剧团出去发展的想法,父亲的一句话让他断了这个念头。

张晓荣:当我思想波动的时候,我父亲也跟我说了一句话,在职怨职,行行出状元,你要把你的戏曲,因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喜欢的职业,你喜欢干的工作,你一定要坚持,你再困难也要坚持走下去,一定要坚持走下去,以后就会出现好的成绩出来。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下定决心的张晓荣全身心投入到芗剧表演中,参演剧目屡次获奖。他参与创作编排的剧目高达百部,其中《煎石记》、《保婴记》、《海边风》、《母子桥》、《黄道周》、《割须弄》等60多个芗剧传统和现代剧目,在福建省历届戏剧会演中,获剧目、剧本、导演、舞美、音乐、演员等项大奖。其中《保婴记》进京展演,并荣获福建省第二届百花文艺奖。《母子桥》荣获福建省第四届百花文艺奖,《黄道周》荣获福建省第七届百花文艺奖。2014年,张晓荣被评为国家二级演员。

张晓荣:既然当演员,你要把演员当好,不然干脆你就不干。是这样子。所以要认可,对这个事情你要认真去钻研,以后才有成效,有成绩,简单就是这么说,我的思想很简单,就是说要想干一件事,那你就肯定要往干好的方面去想,不要说马马虎虎,随便应付一下。

张晓荣可以说是剧团里的多面手,他并不局限于当演员,而是几乎把剧团的各项工作都做了个遍,不但能导还会编会演会弹。如今,58岁的张晓荣又有了新的身份。

这是张晓荣创作方言小品《唐二带某转漳浦》的一个场景。每一次创作过程中,张晓荣都会把自己的作品先讲给妻子听,让她帮忙参考,提意见,再去改进。

张晓荣:说起来也是机遇,因为我是搞表导演,当演员当好以后就是去当了导演,然后我就跟作者交流说如果要让我去导这本戏,我说我能不能给你改一改,架子是你的,肉能不能我来增加一点,他说可以,没事,你就大胆弄吧,那我就去把它改成了方言,方言小品,所以我就给它注下了方言小品,什么名字,然后通过演出以后,效果很好,跟观众的共鸣,哈哈笑,然后有人就问这个本子谁搞的,就这样子起来。

没有想过要从事剧目创作的张晓荣就这样开始了创作之路。虽然长期从事舞台工作,但是创作剧本对他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张晓荣:都要人静夜深的时候,都要先去构思,把那些作品的内容先把它想通,首先要创作就要先想出一些故事出来,一个骨架先让它起来,然后再去产生语言,语言要怎么交流,角色,要角色几个,要定位的这个角色是什么样的角色,然后作为一个小品也好,作为一个作品也好,作品当中要存在着幽默,要有故事,要有冲突,要有结尾,要有结束,虽然几分钟,内容要有这么多,所以是比较难的。

仅仅两年的时间,张晓荣就创作了十几个方言剧本。每个剧本都使用闽南方言进行写作,结合当前的宣传热点,传播正能量。有了一定的创作积累后,张晓荣还努力创新,把传统竹马戏融入小品中。

张晓荣:我是很想把竹马戏都要结合到这种新编的什么剧目里面去,就是说把竹马戏同时也弘扬起来,结合地方的语言跟方言小品把竹马戏融进去一些表演,使节目比较丰满一点,场面比较大一点,也是一种探讨,也是一种改革的路在走,成功不成功还得看人家认不认可。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歌仔戏(芗剧)第三批市级代表性传承人,以及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竹马戏第一批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张晓荣现在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

张晓荣:因为我现在年纪也算比较大了,这个舞台接触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少了,主要工作还是在哪里呢?我自己对我自己的定位,我说主要工作还是要搞一些文化的传承,艺术上的传承,要把我以前学过的一些东西传承给一些年轻的演员,如果能去创作,比如创作一些比较正能量的一些东西,对社会宣传能起到作用的一些东西,我就尽量去写。

主持人: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践行起来却并不容易,而张晓荣做到了。正是张晓荣和同行们的努力,芗剧、竹马戏这些宝贵的传统文化,仍然在新的时代里发挥作用,绽放风采。好了,感谢收看本期节目,我们下期再会!

  • 漳浦县广播电视事业局 版权所有 闽ICP备090127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1003]号
    Copyright (C) 2017 zptv.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